首頁 / 文章導讀 / THE MYTHICAL MAN-MONTH / The Introduction of Aristocracy, Democracy, and System Design

The Introduction of Aristocracy, Democracy, and System Design

這是人月神話:軟體專案管理之道(20週年紀念版)的第四章:專制、民主與系統設計,在The Introduction of The Surgical Team有提到概念整體性的問題,文章之前展示蘭斯主教座堂跟其他教堂的不同處,來說明系統設計應該保有概念整體性(conceptual integrity)。

達成概念整體性

『只有當功能增強所節省下來的時間超過學習、記憶和查閱手冊所耗費的時間,電腦的使用便利性(ease of use)才會提昇,以現代軟體工程來說,這方面的確是獲益大於所付出的成本,但最近幾年,似乎是複雜的功能越加越多,而獲益成本比(ratio of gain to cost)卻隨之越低。』這真的是如此,電子產品功能太多不見得是好事,我妹的朋友就因此把新買的HTC手機讓給我用,因為他連電腦都不太會用,導致他買了智慧型手機之後,竟然不會用,有時人會為趕流行買下新奇的東西,但是如果不夠便利使用的話,很快地在垃圾桶中找到它。

『由於目的是使用便利性,所以功能概念複雜度比()才是系統設計的最終測試標準,好的設計既不可單獨偏重功能性,也不可偏重簡單性。』

這個功能概念複雜度比術語看起來就很複雜,我不知是否有計算公式可以計算,但是正如作者說的,就是要兼顧功能性、便利性、(),所以簡單地講就是要直接(straightforwardness),就像我從我妹朋友拿來這隻HTC Touch Diamond來說好了,它的外觀很炫很酷,操作也很像Windows,就手機的功能使用來說也很多,可以就簡單性來說,我覺得比不上Nokia的,使用也不夠直接,常常一個功能不知到哪找,害我去日本還不能導航,迷路浪費了不少時間,真是令人嘔!

專制與民主

『要達成概念整體性,換句話說,這意味設計必須出自於一個人的想法,或是極少數人的一致決定。

然而,時程的壓力卻迫使系統的開發工作必須由更多人來一起合作,有兩個技術可以用來解決這兩難的問題。第一個是小心地把工作切分成架構()與實作(implementation)兩部份,第二個就是上一章所提到的外科手術團隊。…這裡的架構指的是使用者介面完整而詳細的規格。…實作是講如何具體實現(realization)』,比如最近我接了一個案子,一個部門的主管要我將別的部門的交接簿拿來用,請我幫他做,但是我因為另一個部門的伺服器環境的不同,不想照抄他的程式碼,而且我也不想破壞這個主管原有的習慣性,所以我照抄他的架構,也就是介面的部份,但是我在實作時,已經把他把所有的程式語言都改掉了,但是使用者卻感覺不出差異來,接著我就可以繼續擴展我的程式功能,如此我才可以繼續在這一家公司待下去。

這裡所說的專制與民主,就好像架構與實作,看起來好像要專制一點,而架構因此看起來就比較重要,所以相形之下架構設計師好像比較偉大,但是作者還是有反駁,說『實作上的設計工作跟制定外部規格(external specification)相比,不見得就是沒有創意的工作,只是發揮創意的類型不同罷了』,看到讓ㄚ琪好像稍微寬心一點了,看起來還是有揮灑的空間。而且實際上,『產品的成本效能比()是非常仰賴實作人員才能夠提昇的,這跟使用便利性得仰賴架構設計師的道理一樣的。』

約束對藝術而言是件好事 (discipline is good for art)這個不知是哪裡的典故,但是dejavu這樣說『當我們常常在抱怨,生活有太多的限制,使我們無法充分的發揮專長時,是否有想過。出名的藝術家,總是在嚴苛的環境中,製作了永垂不朽的名作。過去的我曾經天真的以為,不朽的生命可以為世界帶來進步。但慢慢地,我體悟到,一個人的成就不在於生命的長短。反而容易因為生命的無止盡,使得我們終日怠惰、荒廢。印象中曾經有一個(或許不止一個)漫畫家,將未來(人類擁有幾乎無止盡的生命)描繪成一個地獄,因為生命可以隨意製造,所以人類再也不尊重生命了。 』這樣子的想法對比於『形式就是解放(form is liberating)』,看起來也是對比的,善與惡、對與錯、黑與白這種對比的概念,一定讓人很頭痛,就連孔子講得中庸,我看就更難了,所以怎樣拿捏,我看到這裡,還沒搞清楚,所以就繼續看吧!

在架構完成之前,實作人員要做些什麼?

看起來好像沒事可做,因為如果架構沒有先完成,由實作人員來先做專案那麼會發生很多災難,雖然實作人員一定會有反對的理由,因為這樣會少賺很多薪水,但是這些理由,作者都一一地解釋並不成為問題,另外實作人員也不用怕沒事做,其實事情還是很多的,要怎麼做,就端賴領導者的能力吧。

最後作者做這樣的結論,『要達成概念整體性,真的是有賴於讓系統反映出單一的理念,使用者介面的規格必須出於少數人的構想。雖然將人力切分為架構設計、實作和實現三部份,但並不意味這麼做就會花掉更多的時間,由經驗可知剛好相反,整個系統的設計不但進行更快,而且花在測試的時間會比較少。效果是,垂直分工將大幅減輕水平分工所產生的負擔,其結果也將大幅簡化溝通,並且增進概念整體性。』

聽起來好像共產主義、資本主義、民主社會主義、社會民主主義,共產主義跟資本主義已經慢慢往民主社會主義或社會民主主義,但那一派會勝利,看來還是人民的依歸跟上天的指示有關係,並非吾等小民可以決定的,我可以繼續紀錄這樣的軟體歷史,讓後代可以請清楚。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馬上成為工作達人的Fans

About ㄚ琪

工作達人Fun Taiwan的創辦者及總編,可以在這裡更認識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