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導讀 / The Peter Principle / A New Look at Non-Medical Indices of Final Placement

A New Look at Non-Medical Indices of Final Placement

這是彼德原理的第十二章:晉升極限的非醫學指標,開場白是這樣『我如何辨識徵兆和訊號?』—H. W. 朗費羅,就這樣一句,英文是『How can I tell the signals and the signs? – H. W. Longfellow.』,維基查到的是亨利·沃茲沃思·朗費羅,『亨利·沃茲沃思·朗費羅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1807年2月27日-1882年3月24日),美國詩人。』單從辨識跟徵兆,ㄚ琪十之八九也猜得出來彼德要分享的是我們如何知道什麼時候會到不勝任的階層,這看起來滿自然的,沒有任何一點突兀,不過這可能嗎?讓我們看下去吧…

共同的需要

『在層級組織中,知道誰已到達或誰尚未到達晉陞極限,通常是很有用的。不幸的是,你不可能總是握有員工的健康狀況紀錄表,而藉以判斷員工是不是患了晉陞極限併發症。』大家一直都表現著努力工作的樣子,怎樣才能知道,這確實是很深的學問。

不正常的標記

『這是層級組織學中非常重要且深具意義的一部分。
一般能勝任的員工在辦公桌上通常只擺著工作所需的書籍、文件和儀器。但是,當員工到達晉陞極限後,便可能以某些異常且別具意義的方式來擺設辦公桌。』接下來有6個標記,前面五個可能我們或多或少都碰過,或者自己就深陷其中也不定,第六個較難看到,因為我很少進過最高階層的辦公室。

通訊設備愛好狂(Phonophilia )

『通常,員工會為自己的不勝任辯解,並將原因歸咎於無法和同事、部屬保持密切聯繫。於是,為了補敘缺失,不勝任者會在辦公桌上安置數架電話、一部以上的對講機(包括按鈕、指示燈、和擴音器)、以及一台以上的錄音機。不久,這類員工便會養成同時使用兩部以上電話設備的習慣。這種現象會急速惡化下去,並且通常會到無可救藥的程度。(附帶一提的是,許多婦女成為家庭主婦後便已到達不勝任階層,於是她們也成為愛好通訊設備的一群,這種現象近來有愈演愈,烈的趨勢。例如,典型的情況是,主婦們在廚房裡安裝一架具有擴音、分機等多項功能的電話系統,如此一來,她們便能與鄰居、飯廳、洗衣室、遊戲房、後門、以及母親等經常保持密切聯繫。)』讓ㄚ琪有點大禍不解的是講這樣的意思是當一堆同事在一起後沒多久就開始拿起智慧型手機打卡、玩遊戲時,是否代表這一群同事的關係已經到不勝任的時刻?一個家庭主婦使用Facebook來與她的朋友溝通,或是常使用電話與母親或家人聯繫真的是不可勝任了嗎?這個信號頗讓人質疑的,不過感謝彼德提供這樣的資訊供參考。

紙張愛好狂(Papyromania )

『和紙張恐懼症患者剛好相反,紙張愛好狂的員工會在辦公桌上零亂堆置著不用的文件和書籍,藉以有意無意地掩飾自己的不勝任——使人覺得他們的工作量太多(多到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得完)。』咦,這像我嗎?不過我到覺得還是不像,雖然我喜歡放一堆書載我桌上,但是我不會承認這是無用的,所以這是我再刻意掩飾我不勝任嗎?誰知道。

檔案愛好狂(Fileophilia)

『有一種不勝任員工對文件的精確分類和排列十分愛好,可以說已到瘋狂的程度,而這類人通常還有一種病態恐懼心理——害怕遺失任何文件。他們不斷忙著重新整理及檢查以往的業務,藉以防止別人(及自己)察覺到自己對眼前的重要工作貢獻有限或甚至毫無貢獻。總之,這類員工只是把目光放在過去,而專注於檔案資料上,對於現在的事務,他們反而不願理會。』哈哈,這個提示倒是不錯,不過我猜我自己沒有這樣的傾向。

大型桌子愛好狂(Tabuiatory Gigantism)

『患有此種症狀的不勝任員工,會渴望擁有比其他同事更大的辦公桌。』我可不是這樣的笨蛋喔,這看起來像是每個人都想要做的,有大桌子表示可以升啊。

(Tabulophobia Privata)

『有這種排斥狂的員工,完全不能忍受辦公室裡有任何桌子。這種症狀只有在層級組織的最高階層才看得到。』一個孤獨的最高階層,簡直是有點孤僻,無法理解的行徑。

心理層面的表白

『在我進行研究時,我曾花許多時間在接待室與當事人晤談,當時那些人因主管不在場而能暢所欲言,而我也因此發現了晉陞極限併發症者一些有趣的心理表白。』嗯,其實這種研究搞不好也已讓那些人有所警覺,而做出一種特別的回應,所以這種表白應該還需要可以辨識才行。

自艾自憐(Sef-Pity)

『在這樣自艾自憐時,抱怨者通常還會強烈緬懷「過去美好的時光」——因為當時在較低的階層工作,他們還處於能勝任的階層。
這種複雜的情愫——感傷地自艾自憐、對現狀的不滿、對過去的盲目讚美,我稱之為「懷舊情結」()。
「懷舊情結」很有趣的一個特點是,儘管這類患者聲稱自己是現狀下的受難者,但他們也從不認為其他員工更能勝任他們目前的工作。

』你是否穿上了自愛自憐的衣服,小心啊。

圖表愛好狂(

『根據我的觀察,有些員工到了不勝任職層便患有圖表愛好狂。亦即他們對組織結構及工作流程表有異常的興趣。他們頑固地嚴格遵循圖表上的線路和箭頭行事,而完全不管這麼做會導致遲延或損失的後果。這種圖表愛好狂的患者通常會把圖表掛在辦公室牆上最顯要的地方,並且,有時還可以看到他們把工作擱在一邊,而虔敬地站在他們的偶像(圖表)前凝思。』這是我不愛的,但是糟糕有人像這樣子了,不過我可以理解。

強迫式的無所適從(Compulsive AIterriation)

『有些員工在到達晉陞極限後,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安,會故意讓他們的部屬老是感到無所適從。
例如,當這類型的主管接到一份書面報告時,他會把報告扔到一邊,然後對部屬說:「我沒時間研讀你這份廢話連篇的報告,你還是扼要口頭說明好了!」
假如這名部屬改用口頭報告,該名主管又會打斷部屬的話說:「除非你把意見寫下來呈報給我,否則我真不知道怎麼思考。」
於是,信心十足的員工會因主管的冷漠態度而感到氣餒,比較膽小的員工則因主管的過度親切而驚慌失措。人們一開始或許會以為這強迫式的無所適從即是波特的「」,事實上這兩種方法然不同。波特的一上法目的是要幫使用者晉陞到不勝任階層,而「強迫式的無所適從」則主要是被已到達不勝任階層的主管所採用 ——用來當保護自己的法寶。
總之,使用「強迫式無所適從」法的主管,其部屬通常會說。「真不知道該怎麼應付他好!」』,糟糕這可以用來聯想母親對兒女的態度嗎?我曾看過許多這樣的回應說。

(Teeter-Totter-Syndronme)

『所謂猶豫不決併發症是指,某人完全不能作出適當的決策。這類型的員工總是為一個問題的正、反兩面不斷思考,但始終不能決定支持哪一方。他們會把自己的按兵不動辯解為「遵循民主程序」或是「從長計議」,於是,他們經常把應該解決的問題擱在一邊,直到有人作決定了,或是為時已晚無法解決為止。
此外,我還注意到,猶豫不決併發症患者通常也是紙張恐懼症者,於是他們必須想盡辦法把手邊的文件推辭掉。他們常用的方法是:向下、向上、以及向外推諉
在向下推諉方面,這類主管會把文件交給部屬並命令道:「不要拿這種小事來煩我!」於是,部屬便因而被迫做出一些超越職權範圍的決策。
而向上推諉方面則需要相當的技巧,這時,猶豫不決併發症患者必須仔細研究個案,直到能挑出比較異常的小問題時,便可名正言順地呈報上級審核。
至於向外推諉的方法是,召集同事開會討論,然後再依大多數的決定行事。這種方法和另一種「約翰民意調查法(The Jonh Q. Public Diversion)類似,亦即把文件交給別人,由別人執行問卷調查而測知民眾對該事件的看法。
此外,那些在政府機關服務的猶豫不決併發症患者,他們會以獨創的方式解決問題:當他們碰到無法決定的案子時,他們會在晚上悄悄把檔案拿到辦公室外頭扔掉。』

我跟Sophia好像或多或少都換了猶豫不決併發症啊,看來這是很明顯的症狀,至於政府機關這套似乎也有耳聞過。

古典的實例

『莎士比亞曾生動描述晉升極限者的心態』我覺得彼德很喜歡拿這劇做延伸,或許我該看看莎劇吧。

『根據可靠的記載,拿破侖在他事業末期時開始以鼻子的大小來評斷人,因此那時只有大鼻子的人才能得到拿破侖的喜愛。
有些這類患者還會莫名其妙地討厭某些無關緊要的細節,例如下巴的形狀、鄉音的輕重、外表的剪裁方式、順帶的寬度等等。他們對實際工作上的勝任與否反而漠不關心,這種偏見我稱之為「凱撒式移情作用」(TheCasarian Transference)。』這也太過於滑稽了,不過可以拿來試試看。

喜好談笑的習慣(

『晉升極限的另一必然徵兆是:喜歡談天說笑,而不能專心在工作上。』我還以為站在頂端的人都喜歡幽默說,看起來倒是有可能不勝任啊。

『患有建築愛好狂的員工對建築物的設計、結構、維護和重建特別感興趣,他們對自己份內的工作,或原本該在建築物裡面進行的工作,反而愈來愈不在乎。這種現象我在各種層級組織都曾見過,但情況最嚴重的顯然是政客和大學校長。而在最極端的案例中,有些病患甚至會不由自主地想要興建大墓或紀念碑;古埃及人和當今的南加州人似乎都嚴重患有這種症狀。』在中國歷史上很多皇帝不就多這樣,秦始皇是我第一個想到的,你呢?

『建築愛好狂一般地被稱為「大廈情結」(),但是我們必須精確區分單純的愛好建築物和較複雜的「大廈情結」,因為後者牽涉到更廣泛、更多且更複雜的問題。』

『「宗教改善計劃檔案,第六十四號案例」艾克西爾市第二安樂教堂的委員會注意到出席聚會的人愈來愈少,於是他們徵求各種改革的建議。其中一派人提議更換牧師,因為他們已聽厭了羅牧師傳統的講道方式,並認為內容和現代人的生活相去太遠。結果,該委員會請來了一位客座牧師,講道內容包括性革命、代溝、戰爭無益論,以及新道德觀等,有些比較保守的教徒於是威脅說,如果這類「離經叛道」的講道方式再繼續下去的話,他們將退出教會以示抗議。最後,委員會協議再蓋一棟新教堂,並由以前傳統牧師負責講道(並且薪資偏低)。
新教堂落成後,委員會卻發現,原本人數就十分有限的聚會,在大教堂的襯托下顯得人數更少了。他們於是考慮是否改聘一名較具活力的牧師,況且,如此一來,還可能嚴重妨礙購置新風琴和建造新社交中心的計劃。
總之,區分「建築愛好狂」和「大廈情結」的方法是,建築愛好狂的患者通常會有一種病理上的需要——在建築物或紀念碑上冠上他們的姓名,而患有大廈情結的人則表現在:起初是想為改善人類生活品質而努力,結果卻只是再多蓋另一棟建築物而已。』還好,在中壢看起來是因為人數太多,所以空間不夠使用,才會有人想要蓋新教堂,有這個想法也包括我在內。

抽搐與怪異習性

『一個人到達晉升極限後,通常都會有怪異的生理習性和抽搐的現象。這種情形英國小說家狄更斯(C.Dickens)在他的小說中曾有生動的描寫。
而這些習慣包括有:咬指甲;以手指或鉛筆敲打桌子;將指關節弄得吱吱作響;玩弄鋼筆、鉛筆、裁紙刀等物;無聊地拉橡皮筋;無緣無故長歎作聲等等。通常,晉升極限併發症患者的這些怪異動作之所似未受注意,是因為他們做這些動作的同時往往兩眼凝視前方良久,欠缺經驗的旁觀者還以為他們正全神貫注思考職務上的問題,但是層級組織學家卻能知道其實並非如此。』這些習慣看起來都是錦跟著無聊來的不是嗎?所以不勝任的徵兆,如果讓我們覺得他人有無聊的感覺而造成這類的習慣的話,應該就可以判定了。

不正常的說話習慣

使聽者莫測高深

『這類說話者特別喜歡使用編寫字母和阿拉伯數字(而不以完整的字詞來表達意思)。於是,即使聽者能弄懂說話者的意思,也不可能還有餘力察覺說話者的知識有限。此外,這類說話者的目的只要讓人對一些瑣碎細節印象深刻而已。』你該不會已經察覺到ㄚ琪喜歡使用字母來寫文章吧,這是我莫測高深的地方吧,呵呵。

話多而內容貧乏

『些員工到達晉升極限後,便停止思考或只是稍微思考。為了掩飾自己的懶散,他們於是草擬一份「通用演講稿」,其用語聽起來似乎令人印象深刻,但又含混得可以適用於任何場合——或許每次只要更動幾個字便能適應不同的特定聽眾了。』如有這種sop,我也要。

明智的忠告

『觀察你四周的人是否具有上述的徵兆,在分析你的同事時,那些徵兆將能給你莫大的幫助。但是,你最困難的工作還是自我分析,層級組織學家的忠告是:先矯治你自己吧!』看我這樣在玩弄這麼多的文字,你應該可以看出ㄚ琪多麼想矯治自己啊,反省、悔改、進步、避免掉入不勝任的階層,是我現在亟欲改善的。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馬上成為工作達人的Fans

About ㄚ琪

工作達人Fun Taiwan的創辦者及總編,可以在這裡更認識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