ㄚ琪不愛吃魚

ㄚ琪不是漁夫,ㄚ琪的老爸也不是漁夫,但是ㄚ琪的老爸在我的小時候,需要上遠洋漁船當廚師,應該是廚師老大吧,所以都叫總舖師,但是我想他不用捕魚吧,他應該只會把魚作掉,然後弄成美食給船上的人吃,我爸久久回家一次也不會煮美食給我們吃,都是我祖母,幫忙把魚處理掉,然後塞到整個冰箱都爆掉,塞不完還送給街坊鄰居親朋好友的,所以ㄚ琪一直有吃不完的魚,這對我是個惡夢,每餐都是魚,最後我棄權了,開始對魚罷工,只要魚腥味很重的鮮魚大餐,我大概就只有飯可吃了,ㄚ琪有回動大手術,開刀完後人家說要吃鱸魚才會好得快,我就被強制灌鱸魚湯,邊灌邊吐說真有夠噁心的,不過ㄚ琪除了那些魚腥味重的魚之外,旗魚之類的大型遠洋魚類還有魚鬆是可以嚥得下飯的,大學時有回包包裝了一大包家裡自製好吃的魚鬆到宿舍,準備之後好好的簡約吃個魚鬆飯,結果忘記做好保存工作,等吃了快一個禮拜後,吃到腸胃炎到醫院吊點滴,從這一天之後我就沒再碰魚鬆了,到現在快二十多年了吧,沒有特別讓我印象深刻的魚鬆可以讓我這樣大寫特寫的了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