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撒哈拉之心這本小說



我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很多女人都想要走那個沙漠一趟?每年我問老婆想去哪裡走走,她都不太想的就說撒哈拉沙漠、戈壁大沙漠或是新疆什麼的,我一想到這些地方就很頭痛,因為那些地方都很乾燥,含沙量超高,像我這麼會流汗的人,碰到這些風沙不就黏TT加上髒兮兮,一想到這我就渾身不自在,況且這些地方交通也不是很便利,經濟的因素往往讓我們每年的旅遊都不會去成沙漠這個地方。

撒哈拉之心

我不知是如何聽說到三毛這個名字的,或許是聽過齊豫的橄欖樹專輯曉得的吧,總之我還搞不清楚三毛這個人,直到有回在新竹五峰那邊露營,拔營下山時路過張學良故居時也巧遇了三毛的故居,才稍微清楚三毛的故事,當我拿到陳玉慧的撒哈拉之心時,我就在猜是不是可以讓我更清楚三毛的事,果真我不只更加認識了三毛,我也感受到小說家陳玉慧筆下的古明心似乎真的是三毛有關,不知是不是我的錯亂,我甚至懷疑陳玉慧就是古明心了,所以她寫的小說好真實喔,我在猜,或許我更應該多點考究才是。

這本書到手的時候,老婆就隨意翻到了第十章這邊看了幾段文字,書中提到古明心認為自己不是母親想像的音樂天才,有次下雨天蹺課不想練琴,書中這樣寫的『她在身後問我:不想練琴是不是?

我把琴盒放在餐桌上,站在餐桌前,我狡辯說是因為下雨等不到公車。但她似乎看出謊言,打開琴盒,將那把琴拿了出來,那把她辛辛苦苦訂製的琴,她把它摔向牆壁。我無語地看著她,我的悲傷母親看著我,抱著我,哭了』

老婆那時在車上安撫小孩,突然間她的眼淚快出來了,我不解地說有這麼感人嗎?她說她有空要繼續看這本書。

我一聽到這樣美的小說,花幾天的時間就把它讀完了,我真的很感動,也很訝異這種編寫方式,後來在博客來介紹裡才知道『小說以愛情為主題,運用蒙太奇雙線交插敘述手法,重現了作家三毛當年在西屬撒哈拉的生活,而沙漠的革命戰爭及驚世的愛恨情仇,都在狂風飛沙的場景中逐漸登場;作家三毛與荷西的愛情、古明心母親的黯然之戀、明心本人即將在旅途面對的情感抉擇,也在廣袤與絢麗的沙漠中冉冉展開。』

不過在我繼續寫這心得前,我應該為一些文字做點修正建議,當我讀到第十三章時有一句這樣寫的『 他(雷寧)這麼一問,我(古明心)啞然許久,「我從未沒見過他…」』,兩個否定詞是不是會負負得正啊,可是跟後面寫的『「對不起,啊,遺憾」』似乎就有點文不對題了,我感覺這裡面應該有錯。

在阿雍.1976 她曾經一度希望擁有洗衣機 

這裡的第一句『荷西和三毛開車在鎮上四處尋覓阿依達。』這個阿依達經過我比對前後文後似乎是沙依達才對,如果可以修正,最後能夠修正,不過這些錯誤,也不足以影響全書的閱讀啦。

三毛故事的開始是在西班牙 安度哈爾的瓜達爾基維爾河裡的,搜尋的話可以看到『瓜達幾維河(西班牙語:Guadalquivir)是西班牙的第五長河(僅次於太加斯河和埃布羅河),也是安達盧西亞自治區境內的第一長河。』這對愛好旅遊,特別是崇尚歐洲旅行的我來說,是值得把它標注起來的,為的是我可以有機會到歐洲一訪時去看看。

之後,在馬德里.1967,這裡「但最美的東西也不是東西…」…「妳的笑容便是一種極少見的美」,嗯,這是單身男人應該學的,嘴巴太甜了,文字真是優美。

在沃夫剛生前未寄出的一封信,標題這樣寫著『過於美好,便不美好』,這句又跟我剛說的最美的東西…很類似喔,作者果然有點癖好…後來還這樣寫『美好是好的,過於美好,那便危險』哈,現在讀來,想一想人生可不是這樣嗎?『永恆的定律:沒有永恆』

他愛她,但他更愛他想像的她:東方、海底深處。』也很美。

姊姊長得像他,眼角閃過一種守住祕密的堅定』我感覺得到是種恐懼…

三毛故事的最後這樣的標題這樣寫著『他的身體是一個無人的所在,他再度去了遠方』,讀完真的很傷感,三毛跟荷西快樂的時光看起來是這麼地短,他們這麼地愛冒險,卻也因冒險過了頭而犧牲生命,我該怎樣想呢?

古明心的故事最後『每想念妳一次,天空便飄落一粒沙,於是便有了撒哈拉』,我感覺這是很美的結局,就在我看後陳玉慧這本書的創作理念時

我突然想到我可以不用把它當成小說來讀,或者該說我如何去實現一個遠方的夢想吧,我最早說說我不敢去沙漠這個地方,或許我是對未來害怕吧,如今我應該不畏懼這點,應該朝著我人生的夢想前進才是,我感受到無比的勇氣,人生可以先訂個短暫的起點,或許這起點就是摩洛哥的馬拉喀什了。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