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New Look at Hierarchiology & Politics



這是彼德原理的第七章:(),這裡有一個開場白「人類歷史充斥的各種錯誤,但或許能從錯誤中找出一些隱涵的真理。」– C.第.貝卡利亞,原文是「The history of mankind is an immense sea of errors, in which a few obscure truths may here and there be found.」–

C. DE.Beccaria,我Google到Cesare Beccaria的維基,可以進一步看到貝加利亞被稱為現代刑法學之父,人名翻譯總是有點誤差,所以這樣子敘述可能大家比較容易清楚這個人是誰。

這一章彼德要檢視比較複雜的政治和政府層級組織。雖然ㄚ琪不太喜歡跟政治扯上關係,特別是這時候2012總統大選已經快到了,這時候如果亂說的話,搞不好還會被抨擊,所以最好先聲明一下,如果有不小心說中的話,請不要當真,看看就好。

暫時性的研究報告

『在每次經濟或政治危機中,有一件事是確定的:許多飽學的專家將會開出許多不同的矯治藥方。』我說這些人怎麼這麼敢啊,

ㄚ琪對2009年的消費卷政策還很印象深刻,政府或者企業發放給人民消費券,作為人民未來消費時的支付憑證,期待藉由增加民眾的購買力與消費慾望的方式以振興消費活動,甚而進一步帶動生產與投資等活動的成長,加速景氣的復甦。這個政策有效嗎?好像只是好一陣子而已,最後錢應該還是落入企業家或銀行手中吧,錢是瑪門,ㄚ琪早就說過了。

為何如此混亂?

彼德分析出幾個原因:

(一)許多專家實際上已到達他們的不勝任階層 — 他們的建議不是毫無意義就是與事實無關。
(二)其中有些專家的理論或許不錯,但無法使這些理論付諸實行。
(三)任何事件發生時,不論是正確或不正確的建議,都無法有效地施行,因為政府組織是一個廣泛而環環相扣的層級組織,而各組織中都充滿了不勝任者。

這樣的分析原因幾乎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不是嗎?總之,一個政府看起來長久之計是要邁向老化的,最近的希臘、義大利的經濟,何嘗不是如此。

立法機關

這裡頭這樣說政黨,『政黨通常是由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為促成共同利益而組成的團體,但是這種看法已不再正確,因為目前政黨的功能完全在於遊說(the lobby)。有多少特殊利益,就有多少遊說集團的人向立法機關遊說。』lobby剛開始還以為是大廳,原來也可以翻成遊說或是遊說團體。這一句話ㄚ琪還真有點覺得說得真好,很對不是嗎?

『亦即,現今的政黨,其存在的目的主要是為了提名候選人,並進而使他們順利當選。』讚啦。

政黨的層級組織

『彼德原理也適用於政黨型的層級組織。…

即使大多數提名委員會的委員均能勝任選拔人才的工作,他們選出來的候選人將不是依據該人立法的潛能智慧,而是依據他贏得選舉的潛力。』

陳水扁事件大家應該非常熟悉吧,但是他是我們用全民選舉的制度選出的,這是不是表示我們只依據他贏得選舉的潛力來投票,卻不是根據他的潛能智慧,還好,我沒投他這一票,但是2012年的選舉呢?希望我們不會再以這種能力來亂投。

一大步:從後選人到立法者

『…一位能吸引聽眾的演說家便可能獲得黨的提名,而候選人中最具口才的人即可能贏得席次。但是,能以聲音和姿勢吸引、取悅、及煽動大批群眾的候選人,不必然具備思考敏銳、辯才無礙和明智決定國家大記得能力。』

這一段應該很清楚,也希望大家在選舉時,要注意辨別能力的養成,我不說他們已到不勝任階層,我只探討我們是否可以成為優秀的人民。

立法機關內的不勝任

結論,『彼德原理控制了政府組織中的整個立法機關。從卑微的黨內工作者到掌有重權的立法者,每個人都傾向於向上晉升,同時每個職位遲早將由不勝任者擔任。』

行政機關

『不論是民主、獨裁、共產、或採取自由企業的正體,當其層級組織達到不能忍受的成熟狀態時,必定都會垮台。(註:層級組織的效率與其成熟商數成反比。公式如下:

=(不勝任員工人數×100)/層級組織中的員工總數。當成熟商數達到一百時,層級組織將無法有效完成任何工作。)

當然我們不會希望有到100的時候,否則向希臘那樣倒的話,還真慘。

平等主義與不勝任

這一小段好像在討論比較不可能發生的層級組織,所以ㄚ琪就跳過,直接到結論吧,『因此,顯然地,包括階級界限以下的隸屬階級和界限以上的統治階級,普洛維亞的層級組織比無階級或平等社會中的組織更具效率。』
看不太出來這種效率在哪?不過大家就記在心裡就好。

當今的階級制度

『在某些層級組織中,沒有聲望大學的畢業生,無論能力多強,其獲得晉陞的機會始終遜於名校畢業的學生。』所以如果你不是台、清、交畢業的學生,你想要進這種有層級組織的公司會很難,而且我也不建議你進入。

『現在的趨勢是規定更多的職位(甚至包括最低層職位)都必須由大學學歷以上的人擔任,如此一來,凡是持有大學文憑的人都能增加晉陞的機會,相對地,對名校畢業生的特別待遇也減低了。』

這種趨勢我倒有點覺得顛倒了,難道是美國與台灣的民情不同?在台灣早期應該才是這種情形,現在的趨勢倒像是上面的情形吧。

彼德『預言:不管是在民間企業或政府機關服務,大學畢業生晉陞到不勝任階層的機會,將一年比一年增加。』喔,每個人都可以上大學的教育制度,似乎提前造成大學畢業生不勝任的原因,好詭異喔,以前的大學少,競爭激烈,畢業生少,看起來勝任的人較多,現在好像就不是這樣了,唉,看來碩士生要到不勝任的階層,也將指日可待了。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