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這三十年來的髮型變化實在大到有點無法接受,從春風少年兄一直到承認自己頭髮的軟弱,落髮前一直鴕鳥心態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