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我們不需要一點羞愧感以約束自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