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咪,請原諒我讀後感

說真的,讀完一遍《貓咪,請原諒我》之後,我完全不懂作者要陳述什麼?一會兒日本,一會兒中國,一會兒德國,時間沒有個章法順序,作者長怎樣?她想表達什麼,『』看起來又只是其中一個章節,於是下筆寫這篇讀後感前,我覺得要好好研究一下作者。

我對日本的認識,始於課堂上歷史的日本侵華,那是一種抗日的情感,年紀大看過流行日劇之後,卻又迷上了日本,於是乎走過日本兩趟,去第一趟日本之前,特地看了篤姬這部電視劇,就像去韓國前看了善德女王的韓劇一樣,開始對日本的歷史有點知道,對日本文學來說,村上春樹是莫名其妙地紅到讓我知道的,佐野洋子在我檢查了百度百科之後,蛤,她已經過世了,我本以為她很年輕說,在2004年4月,她因為《活了100萬次的貓》 《老伯伯的傘》等對圖畫書的傑出貢獻,獲得了日本政府頒發的以藝術家為對象的紫綬褒章,哇,佩服佩服,這才讓我知道原來我拜讀的《貓咪,請原諒我》應該就是她的人生紀錄吧。

當我對她的生平有了認識之後,我所讀的花很美吧、風傳送的東西、降在陌生城市的雪…等十四篇隨筆,突然間在我的腦中自動排序起來了,每個章節都有我覺得特別的地方,我聯想到《貓咪,請原諒我》裡很多關於貓的故事,可能就是啟發作者《活了100萬次的貓》的靈感,『小貓們很快就長大了,一個個走掉了。白貓已經成了一個老奶奶了。貓對白貓更溫柔了,嗓子眼兒裡發出了“咕嚕咕嚕”聲。貓想和白貓永遠地一起活下去。有一天,白貓在貓的身邊靜靜地不動了。貓頭一次哭了。從晚上哭到早上,又從早上哭到晚上,貓哭了有100萬次。一天中午,貓的哭聲停止了。這一次,貓再也沒有活過來。』我的媽啊,這貓怎跟《來自星星的你》的都敏俊那樣都死不了呢?我好感動《活了100萬次的貓》的浪漫愛情,所以在『貓咪,請原諒我』這篇裡,洋子小姐把她對貓的記憶都敘述出來,這等功力就讓人佩服,我是沒養過貓啦,倒是養過很多魚啊、白老鼠啊、鳥啊的,家裡還曾養過狗,它們不是養死了,就是放生了,如果我有寫日記習慣的話,我應該也可以出本叫做『狗狗,請原諒我』的書吧,唉,可惜那時小沒長進,這書應該無緣出版問世吧。

在『花很美吧』這篇裡提到『愕然地領悟到,寂靜其實是一種存在,存在得越多,寂靜也變得越深』,這跟赫拉巴爾所寫的《過於喧囂的孤獨》的意境有像嗎?就像『風傳送的東西』說的『這時,我突然諒解了。諒解了什麼,不知道』我說這看來會很深嗎?

在『因為人會說話』這篇裡的『這時我才明白,世間這種東西,是和每個活著的人連在一起』,依照我的理解,當我翻開《小山薰堂人脈學》後,原來洋子說的世間是連結也就是人脈啊,各位在看我的邏輯推敲是不是很讚啊,我不由得竊竊自喜,如果我沒有這樣推敲,那麼世間這個翻譯出來的名詞會讓我覺得夠怪的了。

『四方形的玻璃窗外』有這麼一句是這樣的『他的正常度讓我感到毛骨悚然的異常。』在譯者陳系美的Facebook中被很多人畫線,順帶也提到了我看過的《被討厭的勇氣》,這應該說翻譯的問題還是作者的問題呢?或是像我讀過的《這麼動人的句子,是怎麼想出來的?:不必苦等靈感,一下筆就好經典的寫作技術》那種哲學式的寫作技術呢?我開始有點理解了呦。

在最後的篇章裡,洋子這樣寫『對我而言,「飛翔」「自立」「解放」是莫名其妙艱深的事。但小孩餓了,我就會去弄一兩個南瓜回來,連這個都辦不到的話,會怒責自己當什麼母親』,前些日子,教會的支會一直在被分家影響著,我住的地方註定要被分到新的單位,有些人選擇逃避,我在想這種莫名艱深的事幹嘛去計較呢?工作還是要努力去做啊,那個新單位頂多也只是影響你的周日聚會方不方便而已,平常福音生活還不是在家過,我覺得大家真的想太多了,就像洋子做為一個媽來說讓兒子不餓才是重點,我說自己肚子不餓才是重點啦。

看來下次去日本要去哪呢?或許應該是洋子的第二個故鄉–靜岡去瞧瞧吧。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