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導讀 / 大塊文化 / 布羅卡哪裡去了?

布羅卡哪裡去了?

商業周刊 2016/2/18第1475期總編郭奕玲的「臥地延命」提到:

經濟寒冬,仍未走到盡頭,央行們想盡辦法把每個人口袋的錢掏出來消費,但人們卻反而把口袋束得更緊。希望的亮光在哪裡?

他想起花圃裡的臥地延命草。他雖然小,不起眼,但生命力極其強韌,總是以其柔軟的莖,匍匐的貼緊地面生長著,並隨著陽光、雨水的變化,調整自己的姿態;夏雨多,它就吸飽水分,變身綠色雜草,冬雨少,則動用過去蓄積的能量,葉片變紅變鼓,向一串串的紅珊瑚,圓潤飽滿。就這樣,它度過每一季的酷寒與豔夏。

臥地延命,一種匍匐等待的美麗姿態。在經濟衰退的陰霾下、台南地震的傷痛中,願大家都能擁有等待的智慧與韌性,等到下一個春天。

我從該文認識了臥地延命,也學習到堅持到底,現在要轉職了,就是學習等待的好機會,所以努力學習吧,這本布羅卡哪裡去了?是繼大塊文化From系列叢書16我們嫁給了工作之後在讀的書,這本書從物理學分析意識、意志,以及心靈的本質,一開始就讓ㄚ琪覺得是不是跟靈魂實驗很類似呢?看看博客來怎麼說:

布羅卡哪裡去了?

這些字句像人類歷史一樣古老,又像今日的科學新聞一樣現代:世界、宇宙──全由物質所組成。當物質失去生命,我們就會死亡。死亡就是結束,此外別無他物。當大腦和身體的組織停止運作之後,到底還留下些什麼?事實上,我們擁有一個支配腦與肉體的心靈意識,還有一個可量化的意志來控制腦部,並且延伸出去,影響我們觀測到的世界。除此之外,還有個集體意志,具有我們所謂的神的一些特性。有史以來第一次,我們運用科學研究的工具,將意識的存在放進實相(reality)研究的複雜織錦。有史以來第一次,我們瞭解到意識如何影響著腦部的運作,並形塑出整體生命的存在。

作者

艾文.哈利斯.沃克 (Evan Harris Walker)

自一九六四年取得馬里蘭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以來,已發表百來篇研究論文,並擁有十幾項專利。他是沃克癌症學會(Walker Cancer Institute)創辦人,在天文學、天體物理學、神經生理學、物理學、心理學及醫學等各領域卓有貢獻。並曾於二○○一年獲頒「超心理學協會」的「傑出貢獻獎」。

譯者

吳鴻

澳洲雪梨科技大學碩士,現為自由工作者,兼任「新客星站」網站管理人、廣播節目主持人。曾從事電腦、網路、行銷、口譯、科技諮詢等工作。譯有《夏之門》(麥田)、《化身博士》、《物理之演進》(商務)、《滾石家族遊太空》、《奔月追緝令》、《4=71》(天下文化)等書及許多科技類文章。

↑↑↑↑↑↑↑

在序的部份介紹到卡爾·薩根(Carl Sagan)在布羅卡的腦:對科學羅曼史的反思(Broca’s Brain: Reflections on the Romance of Science)抓到了那種意識的感覺。

我覺得單從書名布羅卡哪裡去了?是無法瞭解這本書是寫什麼的,但是如果從英文書名The Physics Of Consciousness: The Quantum Mind And The Meaning Of Life來看,或許知道這本書是幹嘛的了。

繼續看下去吧!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馬上成為工作達人的Fans

About ㄚ琪

工作達人Fun Taiwan的創辦者及總編,可以在這裡更認識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Scroll To Top